第四章

    码头上停着好几只船,有一只船上差不多坐满了,看到他们过来,船夫赶紧招呼人,问:“坐不坐?坐的话就立马走。”

    江明川就带着金秀珠上去了,给了钱,一家三口坐下后,船夫就撑着杆子慢慢驶去,周围坐着的人大部分都是出门探亲的,互相聊着天,说的是地方话,金秀珠听不懂。

    船到了镇子后,一家三口又重新换了个船,这个船要小很多,只能容得下四五个人。

    江明川对金秀珠解释一句,“这边水路多,出门大都坐船,所以出来一趟不太方便。如果想要买什么东西的话,可以跟部队供销社里的人说,他们进货的时候可以帮你带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一个人倒是无所谓,但现在不一样了,一个家需要养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感觉肩膀上似乎多了一份重担,不过也让他心里多了一些归属。

    船在水上行驶了大半个时辰停下,下船的地方简陋铺着几块大石板,江明川先抱着孩子下去,然后转过身将金秀珠抱下来,两手掐在她胳肢窝下,轻轻一举就将人抱下来了。

    金秀珠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应对这一切了,只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所以路上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边是山路,路很窄,不过最近走的人应该很多,脚下白雪和黄泥巴混杂着,泥泞一片。

    江明川走在前面,嘴里说着,“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说的很快也走了不少路,等到了地方时,金秀珠后背都出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守在大门口的小战士认识江明川,对他敬了一个礼后,就打开大门让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外面看不出来,等走进去后,金秀珠才发现别有洞天,里面很大,一排排的房子像棋盘上的棋子一样,排列整齐,周围的一草一木都透露着规整。

    她还看到长长一队人从不远处走过去,口中喊着“一二一”,气势恢宏。

    江明川带着她往后面家属楼走去,越往里走,生活气息越浓厚,甚至在路上还看到几个妇人凑在一起说话,看到他们,眼里含着好奇和打量。

    江明川不认识她们,便没有打招呼了,直接去了自己的住处。

    家属楼前面是两排五层楼的楼房,不过还没有建造好,只搬了一小部分人进去,后面是一栋一栋的平房,比较老旧,江明川领的就是后面的老房子,靠近山脚下。

    金秀珠越走越心塞,直到看见江明川停下去开门,她看着面前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,感觉眼前一黑,“金秀珠”二姐不是说她会进城过好日子吗?

    看着也不像多好呀。

    江明川见人没跟上来,回头看了一眼,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情绪,想了想,解释道:“前年家属楼建起来后,很多家属就过来了,我当时住的是宿舍,还是领养了贺岩后才申请了房子,就剩下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平时比较忙,有时候遇到训练十天半个月都不回来,就把贺岩放到隔壁,这个家待的时间不长,所以才看着有点乱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着,今年过年回养父母家一趟,跟他们说一声自己准备结婚的事,再回来和嫂子介绍的人把婚事时间确定下来,明年下半年家属楼应该就差不多建好了,他们也可以直接搬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这趟发生了意外,嫂子那边也要去道歉。

    不过,他既然答应了会娶金秀珠,就一定会做到。

    江明川让金秀珠和孩子先休息一会儿,他则拿起门口的扫把开始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隔壁前面一家院子里。

    钱玉凤挎着一篮子菜急匆匆进来,看到门口正在摘菜的婆婆,忙道:“妈,我听说江营长带着一个女人孩子回来了,瞧那样子,不像是普通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娘家就是附近村子里的,平时走动的多,冬天蔬菜贵,她就跑得更勤快了,几乎隔两天就回家打一次秋风,不过弟媳也不会说什么,男人发了补贴啥的她也会带一些回娘家。

    本来她还觉得最近无聊,几个交好的军嫂都回老家过年了没人说话,哪知道回来路上就被人拉住说了这事,她家男人和江明川是好兄弟,平时来往密切,所以都来问她。

    她哪知道什么情况,连人样子都还没见到,江明川不是被团长老婆介绍了对象吗?那人她还见过两次呢,长得可真漂亮。

    吴婶子听了皱眉,觉得她咋咋呼呼的,“别乱说,人家江营长多正直的一个人,哪会干不着调的事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钱玉凤可不管,“能有什么原因?都直接把人往家里领了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怀疑的看了她一眼,要真是把人往家里领那确实有些不太对,这年头谁敢干这种事?不怕被唾沫淹死?想了想谨慎问:“你是不是看错了?带的是不是那个相看的对象?他们两个八九不离十,在家吃顿饭也没啥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要真是她我也不会这么吃惊,我是没看到,但张枝华几个看到了,说那个女人头发长长的,皮肤黑黑的,一看就是农村来的,江明川怀里还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娃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听了不做声,她记得当初也是钱玉凤打听到消息回来说,江明川那个相看的对象皮肤白的像豆腐,说话温温柔柔的,留个□□头,一点都不像结过婚生过娃的样子,倒像是个资本家的大小姐,那会儿还被她骂了一顿,说话没有分寸,要是被人听到了还得了。

    钱玉凤没有想那么多,就是心里有些不舒坦,“不是说好半个月后才回来吗,现在回来,那钱要不要还回去一半啊?”

    还有米和油,她都拿回去给她娘家了。

    江明川走之前将贺岩放到他们家,给了不少东西,十分大方。

    吴婶子一听这话,脸就沉了下来,“别把眼睛老是盯在这种小事上,人家江营长从来就没亏过咱们家,还有咱家小军,当初在河边玩差点溺死也是江营长看到救了上来,算起来,他还是咱们家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钱玉凤不敢还嘴,一声不吭低下头。

    吴婶子看她那样子就来气,“别人说什么是别人的事,你别在里面起哄,至少江营长的事你别乱掺和,做人还是要点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钱玉凤小声反驳,“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一个字都不信,当初儿子要娶她,她就不太高兴,嘴巴太碎,天天把眼睛盯着别人家,家里福气都被她说没了。

    钱玉凤有点怕婆婆,挽救道:“我不也是怕贺岩这孩子吃亏吗,江营长之前相看的对象多好呀,对谁都笑呵呵的,一看就让人喜欢,这个也不知道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见婆婆黑着脸看着她,声音越说越小,不明白自己又哪里说错了。

    吴婶子已经不想跟她说话了,挥挥手,让她赶紧走,看见她就心烦。

    什么脑子,笑呵呵的就是好人了?

    钱玉凤自觉的挎着菜篮子去了旁边小厨房里,哪知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拿着抹布擦灶台,小小的人踮着脚尖。

    脸上瞬间尴尬起来,勉强笑了笑,“小岩也在啊,小军呢?怎么没跟他出去玩?”

    贺岩回头看她,摇了摇头,乖乖说:“小军跟前进他们出去了,我不喜欢玩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吴婶子听到了,心里叹了口气,哪是什么不喜欢玩,是这孩子太懂事了,明明比他们家小军还小两岁,就知道帮着干活做事了。

    钱玉凤没想那么多,见男孩乖乖巧巧的,忍不住笑嘻嘻道:“你以后就要有后妈了,开不开心?”

    说完还故意逗他,“你后妈就要给你生小宝宝了,你爸就不疼你咯。”

    外面老太太一听,脸色一黑,气得朝厨房大骂道:“你跟他说这些做什么?到底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呢,你就在这里乱嚼舌根子。”

    觉得她真是猪脑子,什么话都往外冒。

    钱玉凤吓得缩了缩肩膀,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,赶紧对男孩打哈哈补救,“婶子瞎说的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贺岩摇了摇头,脸上挤出笑容,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钱玉凤松了口气,赶紧放下篮子,拿起水桶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外面吴婶子懒得看她,对着厨房道:“小岩,你别听你婶子乱说,你爸人好,就算结了婚,也不会不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钱玉凤走到水井旁边压水,一边压一边附和,“对对对,你爸可疼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缓了口气,拉着脸对她道:“中午多做两个菜,待会儿我带着孩子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钱玉凤忙应好。

    厨房里,贺岩低下头,眼睛微微泛红,他其实什么都懂,亲爸死了,亲妈不要他,叔叔婶婶不给他饭吃,如果江叔叔也不喜欢他了,就没人喜欢他了,心里有些害怕江叔叔会娶别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江明川将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,勉强看着干净了些,然后又出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顺道去食堂打了一份饭菜回来,“我有事出去一趟,回来给你们带晚饭,你们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没多说什么,放下东西就走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点暗,金秀珠就搬了凳子,把饭盒拿到门口吃。

    她吃一口,然后再喂一口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也乖,喂她就乖乖张嘴,不会哭不会闹。

    两人吃到一半,吴婶子带着贺岩过来了,她手里拿着两碗菜。

    看到母女俩蹲在门口吃微微一愣,不过很快就笑着介绍道:“我是住你们隔壁的,我儿子叫吴二柱,和江营长是战友,听到这边有动静,所以过来看看,中午特意多炒了两个菜给你们端过来。”

    金秀珠站了起来,听到和江明川认识,脸上便也带着几分笑,“太客气了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喊人端茶倒水,话刚到嘴边就赶紧压了下去,自己转身去拿凳子。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家里还有事,不给你添麻烦了,就是给你送菜来的,怕你们中午没菜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把菜放到凳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旺仔书屋 南孤阁 御兽:我能赋予词条免费阅读 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最新章节 西游:瞎眼五百年,弟子全是大妖txt下载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从意外捡漏主神格开始崛起txt下载 合喜免费阅读 孤灯阁 人道大圣全文阅读 灵植:我有词条面板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