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

    江明川微微一愣,下意识扭过头看她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秀珠垂下头不看他,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落下一片阴影,让人看不到她眼底的情绪,她声音平静道:“刚才你是不是觉得我又要出馊主意,所以故意打断,说自己周日去那几个孩子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江明川手上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本来想说的是,让小岩明天先跟老师说一下这事,如果不管用,我就明天放学带着他去找那几个孩子的父母,你可能是误会我了,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金秀珠抿唇一笑,轻声道:“你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我能感知到,你对我好像有种莫名的敌意和偏见。当然,这不怪你,是我一开始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赖上了你,你是个很好的人,不仅忍下了这口气,还把我们母女带离老家,甚至愿意跟我结婚给我们一个家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的正直善良不同,我很多想法可能旁门左道了一些,毕竟我要是不那样,我也不会好好长这么大。不管我对别人怎么样,但对你和孩子是再真心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曾经是付建国的妻子,但我嫁给他那么多年,其实总共也没见过几次,每次他回来,我们甚至都说不到两三句话,他更多是和他妈妈妹妹待在一起,对于他,我比你要陌生的多。”

    江明川说不出来话,他其实想要解释,自己在心里并没有那么想她,但扪心自问,他突然又有些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金秀珠继续道:“嫁给你,我觉得是自己从小到大最幸运的一件事,你会帮我做饭洗碗,早上起来会扫地、打水,还会洗衣服照顾孩子,让我知道一个真正的丈夫是什么样子的。我以为我们只要好好过日子,就能把日子越过越好,但我也明白,心里的芥蒂不可能一下子就消散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笑着扭过头看他,“我说这些话不是指责你,也不是跟你抱怨,而是想要告诉你,你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人,但不必为了照顾我和孩子的情绪而委屈自己,哪里要是不喜欢和不满可以说出来的,我们可以一起去解决。你不仅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也是我们最亲近的人。”

    江明川听到这话,心脏有种突然被人攥紧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,还是去年将贺岩带来这边才有了做爸爸的感觉,但他并不懂怎么去当爸爸,以为只要给他吃喝就行了,如今一家人生活在一起,他努力想对他们好,他也很享受这个家带来的温暖。

    只是有时候他又会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金秀珠的话,将他藏在心里的想法全都揭露开来,原来他还没有完全接纳他们,甚至对金秀珠还保留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偏见。

    因为金秀珠的为人与他从小到大所认知到的有很大的差别,从小他身边的人就告诉他,他父母都是大英雄,他们身上有着最美好的品质,他的养父母也是特别好的人,所以他从小就向他们看齐,但金秀珠不是,她利己、圆滑、察言观色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,一方面又警告自己她哪里不好。

    江明川的沉默,让金秀珠笑了笑,她用温柔的声音哄着道:“我希望你不要那么辛苦,我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好的地方,但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的话,我就没办法去改,以后的隔阂会越来越大,我希望你能把想法告诉我,就像我现在在告诉你,我不喜欢你什么都闷在心里,也不喜欢你总是把孩子的事当做小事,如果今晚不仔细问,是不是小岩会受到更多的伤害?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去拽他的衣服,“你小时候肯定一点都不可爱,受了委屈恐怕比小岩还会忍。”

    江明川喉咙发紧,他沉默了一会儿后,轻轻拍了下金秀珠的手背,然后声音有些沙哑道:“我先洗碗。”

    金秀珠嗯了一声,留他一个人想清楚。

    她从厨房出去,一转头就对上两个孩子好奇的眼神,厨房与客厅一墙之隔,里面说的话外面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金秀珠对着两个孩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最让付燕燕意外的是,她从来没有发现江爸爸心里藏了很多事,她一直以为他跟“金秀珠”处的不好,是两个人的性格不合。

    晚上,江明川和金秀珠躺在床上说了很多话。一开始江明川还不愿意说,金秀珠就问他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是什么?她说自己是过年的时候,因为那时候她可以吃到一块肉。

    金明川笑笑,想了想后说是每年的五月四号,家里会来很多父母的朋友,经常听他们说起父母的事情,后来他才知道,那天是妈妈牺牲的日子。

    再然后,江明川就跟金秀珠说起了别的事,他养父母有个儿子,比自己小两岁,小时候总说爸爸妈妈偏心,其实他能感觉的出来,自己其实才是那个外人……

    有些打死都不会讲的话,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就跟金秀珠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秀珠将他抱在怀中,轻轻拍着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最后,人在不知不觉中睡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,江明川醒过来时,旁边的人已经走了,看着空荡荡的床边,心里有一瞬间的失落。

    他想起昨晚金秀珠在他耳边的轻语,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丈夫,她会一直爱他。

    脸上忍不住发热,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什么是爱,他只知道,至今为止他都没有后悔娶金秀珠。

    早上,付燕燕看着江明川一脸吃了糖的甜蜜样子,嘴角抽了抽,昨晚她听到厨房里两人的对话,还以为两人要吵起来,没想到说着说着两人就不做声了,又以为是冷战,她都做好了两人将要十天半月不说话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对上江明川温柔的眉眼,付燕燕不习惯的低下头,觉得这样的江爸爸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贺岩不懂隐藏情绪,直接傻乎乎问了一句,“爸爸,你们不是吵架了吗?”

    江明川脸上笑容一僵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妹妹说你们吵架了,要我早上乖点,但你现在心情好好,不像是生气的样子,肯定是妈妈哄好了你。”

    贺岩一脸求表扬道。

    江明川脸上笑容淡了,看向闺女,“没有吵架,我跟你妈妈一直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岩乖乖点头。

    被出卖的付燕燕,偷偷瞪了一眼旁边的贺岩,然后装模作样的拿起小老虎玩偶,哪知一偏头就对上江明川打量的眼神,心里一突,下意识朝他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做完就愣了一下,意外自己会做这么幼稚的事。

    倒是江明川好笑不已,果然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上午金秀珠做完活,就带着孩子回家了,路上,付燕燕没忍住问了昨晚的事。

    金秀珠也没把她当孩子糊弄,直接一五一十说了,还教她道:“吵架也是有技巧的,大呼小叫动手的那种是最没用的,除了让自己受伤丢脸没有好处。还有那种冲动之下说各种戳心窝子的话,导致两人很长时间都不说话的,又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结果的,当我们想要一个好的结果,那就要引着这个事往那个方向走,你爸爸是那种温和善良、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占人便宜的老好人,还喜欢把事情闷在心里,受了委屈也不说,跟这种人吵架,就要先把他不好的地方指责出来,再用感情锁住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金秀珠脸上没有任何情绪,她用冷静到几乎漠然的口吻道:“你以后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,有你在乎的,有你讨厌的,但你要记住,不要心软,心软在很多时候是刺向自己的一把刀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听不懂没关系,只要记住就行了,以后会懂。”

    付燕燕握着金秀珠的小手一紧,她有些明白为什么江爸爸担心她会被金秀珠教歪了,因为金秀珠的思想跟整个大环境是不一样的,她能看清人性的弱点,并且会不留感情的加以利用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懂,忍不住抬头问了一句,“那妈妈对爸爸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接着忍不住补充一句,“爸爸早上起来笑得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金秀珠愣了一下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周日,江明川带着贺岩一早就出门了,一直到中午才回来。

    回来时,贺岩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,到了院子门口时,还活泼的大声喊:“妹妹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付燕燕面无表情的从厨房里出来,淡淡瞥了他一眼,然后喊了一声后面的江明川,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江明川摸了摸她脑袋,直接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贺岩被忽视了也不在意,还准备学爸爸去摸妹妹脑袋,哪知刚抬起手,付燕燕就朝厨房大声道:“爸爸,哥哥打我。”

    贺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厨房里立马传来江明川的声音,“不许打妹妹。”

    随即金秀珠的声音也传来,“玩归玩,不能欺负妹妹哦。”

    贺岩一脸委屈看向她,付燕燕耸耸肩,直接转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哪知一进厨房,就看到江爸爸将下巴亲昵搭在金秀珠肩膀上,也不知说了什么,金秀珠眉眼弯弯,笑得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江爸爸赶紧站直身体,一本正经的拿着抹布擦灶台,还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道:“这几天部队里划分了自留地出来,每家可以领一块地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金秀珠也装模作样的点点头,“到时候在看。”

    付燕燕赶紧转过身回客厅,哪知旁边的贺岩突然做出小声说话的动作,但声音却大到别人都能听见,“我看到了,他们刚才在亲小嘴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原本正在说话的两人突然一静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付燕燕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蠢货真是没救了。

章节目录

康熙,你的大清亡了最新章节 初秋阁 开局一间枪械铺白眉小熊猫 云殇小说网 神明模拟器免费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文艺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曲 大晋女匠师免费阅读 囚金枝笔趣阁 我有一本万世书最新章节 一万个我同时穿越百度百科 长生家族:广纳道侣,姑娘请留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