腊月二十四这一天,难得艳阳高照。屋檐上,小道边,树梢间,好似铺满了银沙。阳光照耀下,皑皑霜雪泛着银色的辉光。

    二桥村在喜庆的喧闹声中苏醒。

    村东的谢家,紧闭的院门猛地被推开,隔壁婶子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谢,老谢,你们家大孙子归家了!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道声音,一道又高又壮的身影裹着寒风推门而入,手中还提着大包小包。细细一看才会发现,这人虽身材高大宛如成人,眼角眉梢间却透着少年人的稚气。

    正在院子里扫地的刘氏见了,把手里的扫帚一扔,几步跑上去就把人搂进了怀里,又哭又锤:“你这臭小子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爹,快出来,松哥儿回来了!”

    刘氏激动的声音像是在院子里吹起了大喇叭。生性沉稳的谢家老大谢木闻声急匆匆跑出,显然是久不见儿子想得很了。只站在一旁点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娘!”谢松生得高高大大、浓眉大眼,被他娘抱在怀里,不免缩手缩脚,手足无措,他被眼泪浸湿的脖子在寒风中瑟缩了一下,“我这不是……医馆太忙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忙什么忙,再忙也不能不回家过年!”刘氏失态后,又放开儿子,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,“瘦了瘦了,瘦太多了。你又不是大夫,怎的医馆还离不开你不成?”

    听到刘氏的抱怨,谢松也觉愧疚:“是我不好,拖到今日才得空归家。医馆这阵子遇到个棘手的病人,郑大夫连轴转了大半个月,忙得脚不沾地,我们学徒也不得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指着被搁在地上的大包小包,咧嘴一笑:“倒有一桩好处,病人出手极大方,我也得了不少赏钱。”

    娘俩说话间,家里人都听到了动静,出来看见站在院子里的谢松,立时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大哥大哥!你可算回来了!”

    谢梅、谢兰姐妹俩像一双小鸟一样欢喜地扑到哥哥面前,跟在后面的谢拾被棉袄裹成一个团子,跑起来仿佛卷起一团蓝色小旋风。

    三个小的一个拉着左手,一个拉着右手,一个抱上小腿,将谢松团团包围。姐弟三人齐刷刷扬起脸,露出满脸的期盼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给我们带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看到弟弟妹妹期盼的小眼神,谢松身为长兄的责任心瞬间爆棚,他扒拉出一个包裹,拍着胸脯打包票:“当然有!来,梅姐儿,这是你的,兰姐儿,这是你的。还有拾哥儿,这是大哥特意给你买的。”

    花花绿绿的帕子与头绳、精巧可爱的不倒翁与木陀螺、各色糖果与点心……掏出一堆小玩意儿的谢松立刻收获弟弟妹妹的欢呼与拥戴,他挺胸的姿势都骄傲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的净是乱花钱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兄弟姐妹如此和睦,谢大有老两口心情大好,老徐氏嘴上笑骂了两句:“家里还缺了他们几个吃的玩的用的不成?”

    长孙翻过年来也十四岁了,再过几年就该娶妻,很是该早早打算起来,这几年就得多多攒些银子,哪里能如此大手大脚?

    谢松没放在心上:“没事,我一个人吃住在医馆里,有钱也没处花销。这回赏钱多,足足有一贯,我还没用完呢。”

    老徐氏几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足足一贯钱?好大方的病人!

    须知医馆不比酒楼,并无赏钱惯例,对寻常人家而言,单单药费与诊费已经是不小的数目。

    这是哪家大户请了郑大夫上门坐诊,连跟着的学徒都有赏钱?是孙家,王家,还是衙门的老爷?也不知是什么疑难杂症?

    尽管心里好奇,他们却没多问。谢松在医馆当学徒已有几年,一些规矩大家还是明白的,不好平白打探医馆病人的隐私。

    ——谢松及时归家,就是最大的喜事。在医馆过得好,赚了赏钱,只是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谢家老三谢森笑着打岔道:“今日祭灶神,松哥儿回来得正好。”

    谢松在正堂里坐定,歇了一口气:“三叔说的是,正好赶上一起拜灶王爷。”

    谢森前两天便带着张氏回来了,如今常年在镇上医馆做学徒的谢松也在晨光中推门而入。谢家十二口人,难得欢聚一堂。

    今日既是小年也是民间传统的祭灶节——据说昱日灶王爷就要上天,禀报人间家家户户这一年做的好事坏事,故而家家户户都要提前祭拜灶王爷,拿贿赂堵了他的嘴,让灶王爷上天只说好话不说坏话。

    故而有诗云:古传腊月二十四,灶君朝天欲言事。云车风马小留连,家有杯盘丰典祀。*

    寒暄过后,谢家人就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将院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,换了从前那张被烟熏火燎得泛黑的灶神像,请回新的灶神像,又在灶王爷的桌案上供上饴糖、清水、料豆,以及秣草。饴糖是为了堵灶王爷的嘴,后三样则是为灶王升天的坐骑备料。

    对于祭灶活动,谢拾的参与热情很高。

    结果当头就被奇怪的规矩糊了一脸。

    “男不拜月,女不祭灶?这是什么破规矩?”谢拾觉得很不合理。以他梦游仙境的丰富经验来看,仙境风气开明得很,只要不作恶,无论男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存在什么奇奇怪怪的束缚,“社神身为神仙,思想竟如此陈腐?”

    ……这不对劲。要么社神是个假神仙,要么是凡夫俗子自作主张编出了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深度修仙爱好者果断选择相信后者。

    于是,方才熄灭的热情又燃起来了——错的是愚昧的凡夫俗子,不是灶神。该拜还是得拜,不放过每一个有可能的机会!

    不仅恋恋不舍地供上了最爱的那一款饴糖,谢拾还认认真真向社神拜了好几拜。

    “灶神啊灶神,上天后记得帮我问一问,我何时才能重归仙班?能不能带着全家人一起?不行的话有没有别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不你帮我找管飞升的神仙走个特殊通道?等我重归仙班,必有重报。拜托了!!”

    身为神仙转世的他,在天上认得几个好朋友很合理吧?没准灶神就是其中之一呢。就算以前不是,以后也可以是的嘛。收了他的供品,他就默认与灶神是好朋友了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好朋友了,拜托灶神帮一点小忙也没毛病吧?

    谢拾心中理直气壮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供品,托梦告诉我哦。千万别忘记帮我传话,全家都等着我带飞呢。”

    心里好一通碎碎念过后,谢拾又认真地拜了几拜,小脸上透着十足的认真虔诚。

    教人看了忍不住心痒痒,总想着上手去捏一捏这滑嫩白皙又肉嘟嘟q弹的脸蛋。

    旁边的谢松就是如此。他情不自禁看了一眼,又一眼,最后终于忍不住上手了。

    被突然捏住两边腮帮子的谢拾双眼圆瞪:“亚呃椅哟显么(大哥你做什么)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逗你玩呢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谢松忙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,却发现自家小堂弟脸上多出了两道红印。

    小孩皮肤本就娇嫩,顶着两道醒目的红印走出厨房,教家里一群女人好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老徐氏破天荒地逮着大孙子训了好几句,谢梅谢兰姐妹俩也嗔怪哥哥手劲大不知道收一收,谢松一下子成了“全家公敌”。

    在亲奶奶、亲娘和两个亲妹妹的碎碎念中,谢松只得哭笑不得地举手投降:“好好好,我记住了,下次不该这么用力。”

    ……你还想有下一次?

    谢拾立刻警惕地往旁边挪了好几步,小手严严实实捂住脸蛋。

    这番作态逗得全家人开怀不已。

    庭院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。

    然而,一家人才高高兴兴过了小年夜,隔天却传来一道晴天霹雳——镇上的永济堂出了事,郑大夫治死了人,被衙门下了大狱!

章节目录

钟情阁 朽歌小说网 梦徒小说网 仙笼免费阅读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高峰文学 空谷小说 大理寺小饭堂全文阅读 我在截教看大门百度百科 干宋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:魔女途径的哈莉全文阅读 迟暮小说网 旧别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