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荒,扶流星域,玄青道宗。

    “师傅,小师叔的魂灯亮了。”

    今日在命魂殿执勤的核心弟子发现了一件事情,火急火燎的跑到了长老院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你小师叔都死一百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屋内,一个老者正在泡茶,闻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,不信您去看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大事,核心弟子多次确认以后才敢过来禀报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老者被喝到嘴里的茶水呛了一下,瞪着双眼:“当真?”

    到了命魂殿,角落处的一盏魂灯亮起了微弱的光芒,果真如此。

    老者的身体微微一颤,激动不已,且有一丝忐忑,害怕这个可能性破灭,再一次承受绝望的痛苦:“魂灯重燃,小师弟真的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师傅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核心弟子请示道。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老者的眼中闪烁着一丝希望之光,双手紧握,神情严肃。他叫董问君,乃是玄青道宗的护宗长老,地位极高,身份显赫。

    距离玄青道宗十余万里的地方,有一处古老的禁区,名为天渊。

    百年前,天渊禁区显化异象,有人声称看到了一件天地至宝掉落到了禁区内。

    于是,北荒的诸多宗门踏进了天渊。

    玄青道宗派遣了十余位实力强大的长老前去,以及数十位核心弟子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名新晋的内门长老叫做陈青源,是玄青宗年轻一辈的最强者,被长辈们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进入了天渊禁区,许多宗门的高手一去不复还,就此陨落。

    玄青宗比起其他宗门更惨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时隔百年,陈青源的魂灯亮了,让玄青宗的高层沸腾了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天渊的附近,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站在湖边,长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带着一些泥尘,身上没有半点灵气波动。

    此人就是被世人以为死了上百年的陈青源,曾经的绝世妖孽,玄青宗太上老祖坐化之前收下的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陈青源的年龄不大,辈分却极高。玄青宗的一群老头都得称呼其为师弟,下面的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更是要叫声师叔。

    “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丛林,里面有一口古老的深渊,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当陈青源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一道古老的女性声音传到了耳边:“小子,莫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青源打了一个冷颤,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天渊内的百年经历,让陈青源不堪回首。此次能活着出来,是因为陈青源与禁区内的恐怖存在达成了约定。

    让陈青源至今感到疑惑的是,自己为何能够死里逃生,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英俊吗?

    这个可能性虽然小,但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唉!”陈青源望着远方,轻叹一声:“修为已废,此地距离玄青宗少说也有十万里,如何回去呢?”

    徒步而行的话,估计得走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先睡一觉再说吧!”

    陈青源懒得走,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陈青源便进入了睡梦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,陈青源没了修为还敢这么行事。由此可看,陈青源的修为虽废,但肯定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底牌,不然哪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以后,董问君带着一批人来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当董问君看着躺在树荫下的陈青源,激动地全身打颤,嘴唇颤抖,很想大喊一声。可是,董问君害怕这是自己的错觉,愣在了原地,眼中荡漾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您醒醒。”

    一些弟子赶紧上前,出声唤道。

    陈青源慢慢睁开了双眼,看到了众人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陈青源与头发花白的董问君对视着,面露喜色,轻唤一声:“董师兄。”

    听着熟悉的声音,董问君仿佛回到了现实,闪身来到了陈青源的面前,小心翼翼地伸出了双手,一把抓住了陈青源的双臂:“师弟,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陈青源笑了一声:“师兄你轻点儿,疼啊!”

    随即,董问君松开了双手,打量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的修为?”

    董问君刚才没注意这一点,现在细细打探了一下,竟然发现陈青源的体内没有丝毫灵气波动,且无半点修为。

    “成了废人。”陈青源的情绪没太大的波动,嘴角一直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修行者若成了废人,应该比死了还难受。

    然而,陈青源却一脸无所谓,好像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上百年的禁区生活,并非全无收获。

    “啊?这......”董问君甚是惊讶,并且还有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了,咱们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陈青源摆了摆手,打断了此次谈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董问君重重点头,这里确实不是聊天的地方。

    于是,董问君取出了一件道宝,护住了陈青源的肉体,朝着玄青宗而去。

    玄青宗能顺利找到陈青源,是凭借着魂灯的指引。

    很快,陈青源终于回到了玄青宗。

    群山林立,云雾缭绕。

    望着这片美景,陈青源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喜色。

    “终于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从小就在玄青宗长大的,可惜他刚刚被太上长老收为徒弟,师傅便因寿命已至而坐化了。

    因而,陈青源在一众师兄师姐的教导下修行,与他们的感情极好。

    议事殿,坐满了人,皆是玄青宗的长老。

    此次会议十分重要,核心弟子都没资格参加。

    陈青源被带到了议事殿,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,拱手行礼:“拜见诸位师兄、师姐。”

    玄青宗的宗主名为林长生,是陈青源的大师兄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    林长生坐在主位,已经知道了大致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唉,这事说来话长,不好讲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站在殿内中央的位置,被数十双眼睛盯着,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咱们有的是时间,慢慢讲吧!”

    林长生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见此,陈青源只好缓缓说道:“那一日,我们进入了天渊......”

    接下来,陈青源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道出。

    总结起来,一行人进入了天渊,碰到了各种禁制和未知的凶险,死的只剩下陈青源一人了。因为陈青源施展了秘术,所以才能假死脱身,耗费百年时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死里逃生,但由于秘术反噬,一身修为尽毁,灵根也断了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,陷入了深思。他们不清楚天渊内的情况,自然也分辨不出陈青源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只剩你一人了,唉。”

    林长生叹息道。

    原本众人还抱着一丝幻想,其他人是否与陈青源一样,假死而逃。

    “天渊不可入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回想着同门惨死的画面,面容悲痛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为了安全起见,我等不得不查一查你的身体状况。”

    林长生严肃而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,查吧!”

    玄青宗这是担心陈青源被人夺舍了,要是不谨慎处理的话,可能会对宗门不利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