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船舱内的陈青源听到了此话,推门而出,看到了立于虚空中的一名紫衣青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夏小虫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陈青源嘴角微微上扬,身着浅色长衫,负手而立,气质儒雅。

    “你!”紫衣青年名为夏南重,蛇族之人,曾是陈青源的手下败将:“陈青源,你还是和以前不让人讨喜。”

    刚才看到了玄青宗的战船,夏南重过来瞅一眼,竟然发现了陈青源的身影,毫不犹豫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人。”陈青源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闻言,夏南重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自己好像真的不是人,也就将骂言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,陈青源说的这话总有点儿骂人的味道,让夏南重生气的冷哼一声:“哼!”

    一百多年前,夏南重和陈青源产生了纠纷,双方大打出手。那次战斗过后,陈青源给夏南重取了一个小名,叫做小虫,让许多人失笑。

    夏南重败给了陈青源,无力反驳,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道两家联姻的对象是谁吗?”

    夏南重忍着一丝怒意,不与陈青源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陈青源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来,心性真好。”夏南重给陈青源竖起了大拇指,三分佩服,七分讥讽:“你当年风采盖世,天玉宗的少宗主秦玉堂可没少受你的气。现在秦玉堂要和白惜雪成婚,你这不是自找羞辱嘛。”

    “夏小虫,你这是关心我吗?”

    陈青源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会关心你,做梦去吧!”夏南重很不喜欢这个外号,但从陈青源的口中蹦出来,也没太大的怒火,亦敌亦友:“劝你一句,你现在已经成了废人,待在玄青宗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提醒。”陈青源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我最多嘲笑你几句,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夏南重兴趣乏乏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经过此次的见面,夏南重确认陈青源真的废了,有些开心,也有一丝感慨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距离,夏南重回头看了一眼陈青源的方向,轻叹一声:“如此天骄,可惜了啊!”

    短短数日,陈青源来到天玉宗地界的消息传到了很多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各宗修士遥望着玄青宗的战船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陈青源,天渊之内有何物?你可曾在天渊得到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某个年轻人居高临下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看了一眼身着黑衣的青年,冷漠回答。他不认识这人,估计是近百年来声名鹊起的人物吧。

    “当年多少化神境与合体境的大能死在了天渊禁区,你一个元婴境的修士,凭什么能活着出来。”

    黑衣青年依依不饶,没把陈青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如果放在百年前,你一定会被我一巴掌扇在墙上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斥声而道。

    “哼!你现在也只能提提以前的光辉事迹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青年听说过陈青源的战绩,自知不如。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陈青源已然成了废人,没必要胆怯。

    陈青源笑而不语,与这种蠢货说话纯属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于是,陈青源坐在船头,泡着香茶,欣赏着四周的美景,直接无视了喋喋不休的黑衣青年。

    其实有不少人都想弄清楚陈青源究竟是怎么活着出来的,或者从陈青源的口中探听出关于禁区的一些隐秘,说不定以后能有用。

    因为玄青宗的缘故,各方修士才没对陈青源使出过分的手段。

    让众人一直疑惑的是,陈青源自言假死脱身,可是用什么办法能在禁区内生活了上百年呢?

    若是得到了这个方法,便可尝试着进入天渊禁区,谋取机缘。

    时间从指缝间流走,一下子到了两宗联姻的日子。

    今日,东怡宫的一群长老和弟子来到了这里,准备入场。新娘白惜雪还没露面,得等到正式联姻的那一天才会现身。

    东怡宫领头的长老正是白惜雪的师傅,姚素素。

    姚素素穿着一件较为简单的浅色布衣,腰间束着一根雪白色的锦带,长发用一根玉簪别紧,双手轻轻贴在小腹的位置,端庄古典,气质极佳。

    “咦!”姚素素听到了四周的一些言论,顺势望向了一侧,注视到了千里外的陈青源,顿步住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姚素素决定过去瞧瞧,身后跟着上百人。

    “陈长老怎会在此?”

    当着各方豪杰的面,姚素素对陈青源比较客气,拱手示礼。

    “贺喜。”陈青源坐在原位不动,抬头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东怡宫的众人觉得陈青源很是没有礼貌,想要出言训斥,却被姚素素制止了。

    繁杂礼节而已,不必在意。

    姚素素在意的是陈青源跑到这里来做什么,是不是想要扰乱两宗的联姻,试探性的问道:“只是单纯的贺喜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为此我还特地准备了礼物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想起了玉镯内的那把白伞,虽然有些损人,但对两宗并无实质性的伤害。再说了,这又不是陈青源的本意,而是迫于无奈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姚素素心里一沉,莫名有种忐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礼物,肯定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的话,陈青源会给姚素素几分面子,现在可不把她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陈青源,要是你敢扰乱两家联姻,莫怪我东怡宫不念旧情。”

    见陈青源这么轻视自己,姚素素不再装模作样,直接摘下了面具,眼神阴冷的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陈青源怡然不惧,轻笑而道:“玄青宗与东怡宫之间有旧情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可怜。”陈青源的话在姚素素听来不过是嘴硬罢了,以此来维护那一丝可怜的尊严,眼神轻蔑,缓缓摇头:“你应该很清楚一点,修行者寿长万载,而凡人不过百年光阴。如今你已是废人,纵然玄青宗为你续命,也活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陈青源的脸上毫无情绪波动,平淡如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回去,对你个人和玄青宗都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姚素素欲要逼退陈青源。只要陈青源离开了天玉宗,那么联姻之事肯定不会出乱子。

    陈青源待在这里,就好像是一颗定时炸弹,保不准会说出一些不堪的言论,从而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我的去留,好像不是你能够决定的吧!”

    陈青源笑了。

    “此次乃是我东怡宫与天玉宗的联姻,自然有一些决定权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青源不肯离开,姚素素的心中愈发不安,干脆点儿,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玄青宗收到了天玉宗的请柬,不远万里前来庆贺。你要赶我走,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以前怎么没发现姚素素这个老妖婆如此讨人厌呢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请陈长老离开罢了,对玄青宗并无此意。”

    姚素素身为东怡宫的核心长老,知晓不能乱说话,赶紧解释道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人注视着这一幕,说错话了可是要负责任的。

    “可笑之语!”

    没等陈青源开口说话,忽有一道怒言从战船的内舱传出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