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长生真不想去解决天玉宗惹出来的麻烦,但事关重大,要是自己缺席的话,可能会引起不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让平言陪着你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林长生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陈青源轻轻点头,心头略微一松。没有了林长生的相随,陈青源能够寻到时机自行办事,不至于担心会暴露了身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出现了,其名林平言,乃是林长生唯一的儿子。

    林平言是玄青宗的内门长老,修为已至元婴境巅峰。他的年龄比起陈青源大了数百年,按照辈分却得称呼陈青源为小师叔。

    “爹,小师叔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传音,林平言放下了手中的全部事宜,着急忙慌的赶来,对着两人鞠躬一拜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时候,林平言实在是很难叫出这声小师叔。

    后来,陈青源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,碾压了扶流星域的同辈天骄,甚至名传北荒诸多星域,让林平言心服口服,心中不再有芥蒂。

    “你陪小师叔走一遭,无论发生何事,定要护住小师叔的安全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林长生朝着林平言的眉心轻轻一点,将鬼医的行踪轨迹传达,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。”林平言郑重其事的点头,暗道只要自己不死,定不会让小师叔有事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林长生没有安排太多的人相随,免得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让林平言为陈青源保驾护航,只要不碰上修炼了上千年的大能,一般的问题都可轻松解决。

    于是,陈青源和林平言出发了。

    林长生与一些长老商量了一下,准备前去商议魔窟之事。

    一辆长约百米的石车,将灵石放到特殊的位置便可催动,日行十万里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陈青源坐在石车内,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适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估计需要一个月才能抵达韵海星域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的天赋虽然比不上昔日的陈青源,但也极高,被玄青宗的长辈们寄予厚望。若是没有陈青源的出现,林平言肯定能成为少宗主。

    百年前,原本玄青宗决定让陈青源担任少宗主一位,以后便能扛起玄青宗这座大山,带领宗门走向辉煌。

    可惜,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过去了百年,玄青宗的高层经过多番筛选和考虑,打算挑个好日子让林平言正式成为少宗主。

    谁知陈青源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了,打乱了玄青宗原有的布局。

    通过长老们的表现,还是希望可以治好陈青源,让陈青源接任宗门领袖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与林平言坐在石车内,桌上摆放着一些灵果和香茶。

    此次林长生让林平言为陈青源护道,并非一时兴起,而是再三考虑过了。只有他们两人待在一起,才可解决掉那些不必要的麻烦,甚至还可增进同门感情。

    林平言是林长生一手带大的,相信林平言的为人,不可能做出离经叛道之事,顶多只是心里有些不愉快罢了。

    “平言,听说宗门高层有意让你成为少宗主,可是由于我的出现让此事受到了影响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听说了这事,直接提了出来,不想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辈分摆在那里,陈青源就算年龄远低于林平言,也可用长辈的语气来说话。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林平言抿嘴一笑,看起来没什么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要是搁在我的身上,肯定咽不下这口气,怎么也得挡路之人暴打一顿,或者画个圈圈诅咒一番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用恶狠狠的语气说着,仿佛受伤的那个人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看着陈青源这般模样,林平言心里的忧伤和烦恼莫名消失了一些,不禁失笑道:“小师叔,没那么严重吧!”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了。”陈青源义正言辞:“你为了少宗主的位置苦修修炼了这么多年,百年前失去了一次机会。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新的机会,又被我给毁了。说实话,我都替你感到不值和生气,要不你打我一顿出口恶气吧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小师叔,您的戏也太多了吧!

    林平言穿着一件白衣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他为人十分严谨,平日里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我确实暗地里生过气,但这都是正常的心理因素,看开了就好。而且,若是能治好你的身体,成就肯定不会低于以前,我甘愿辅佐小师叔成为一宗之主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百年前,还是现在,唯独与陈青源待在一起的时候,林平言的这份高雅气质根本抵挡不住,很快就破防了。

    “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这一点,修道之人,怎么能这么讲道理呢?”陈青源轻叹一声:“你不懂我,也不懂大师兄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,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林平言轻轻皱起眉头,神情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从未想过要当少宗主,更不想肩负一宗的责任。这事我以前就说过了,宗门虽大,但不是我的归宿,我向往的是逍遥自在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时间还长,陈青源决定好好与林平言聊聊。

    “平言,你知道为何你爹和长老们想要逼我上位吗?”

    陈青源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天赋异禀,镇压同辈,接任一宗领袖之位,当之无愧。”

    对于强者,林平言十分敬重,因而也甘愿叫这一声小师叔。

    “算是一个原因,但不是根本因素。”陈青源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的原因?”林平言疑声问道:“是因为太上老祖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陈青源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平言的好奇心被彻底勾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,不管在外面还是在宗门内,我从没吃过亏。”陈青源缓缓道来:“你不同,你的性子太柔软了,不够狠。若让你领导宗门,必会导致宗门处处受限,门内弟子逐渐没了血性。这对一个宗门而言,乃是致命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可贵,我不想成为一个屠夫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活了五百多年,杀的人不超过十个,皆是大奸大恶之辈。他过于仁慈,不适合成为掌权者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大师兄让你为我护道,一来是信得过你,二来是想磨砺一下你的性子。跟着我出去走走,说不定可以受到我的影响,改掉这些坏毛病。”

    修行界最忌讳的就是仁慈,而林平言偏偏是一个儒雅书生的性子。要不是林平言生在玄青宗,极少出现内斗,换做其他的宗门肯定没那么好过。

    人善被人欺,凡人如此,修行者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!”林平言不是不想心狠,而是办不到。在他的眼里,生命无价,除非那人有必死之道,不然肯定下不了死手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林平言这种优柔寡断且过于仁慈的性格,才让宗门高层不敢让他成为少宗主。

    身为一宗领袖,谁的手上没沾过血。

    为了宗门的利益,有时候明知做的不对也要去做。只有这样,才能让宗门长盛不衰,威慑群雄,庇护弟子。

    “慢慢改吧!”陈青源躺在摇椅上面,微微合上了双眼:“你若能有所改变,未来的宗主之位必然归你。身为你的小师叔,肯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让陈青源教导一个人变好估计有些难度,变坏可就没啥压力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贪恋权势,只是不想让爹失望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苦心修行想成为少宗主,只有这一个缘故,得到林长生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按照此行的方向和速度,明日应该会途经百叶宗,到时候记得停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躺在床上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林平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收账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的嘴角微微一扬,露出了一道邪魅笑容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