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鬼医的能耐,再加上以前的某些经历,可以捕捉到陈青源身上残留着的禁区痕迹。

    禁区法则十分独特,与天地大道的痕迹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晚辈自知身体已废,不想让前辈白费心思。而且,晚辈身无长物,恐怕付不起治疗的费用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听到鬼医想要对自己进行治疗,陈青源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陈青源隐藏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,不想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治病,只讲究一个缘分。既然选择了你,那么不会收你一分一毫。”陈青源越是如此,鬼医越是好奇,欲要探个究竟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鬼医抬起了左手,朝着身前轻轻一挥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前方出现了一张石桌和两个石凳。

    没办法,陈青源只好落座,思考着后续该如何行事。如果鬼医心怀不轨,陈青源只好动用保命的底牌。

    离开天渊的时候,红衣姑娘给了陈青源保命符。若遇生死危机,取出保命符定可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当然了,陈青源没有尝试过,不知保命符究竟有多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陈青源不知道红衣姑娘为何对自己这么好,有点儿奇怪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个问题,陈青源便会自恋一波,难不成自己长得太过英俊,让她心生爱慕了吗?

    “伸手。”

    鬼医示意了一眼。

    慢慢的,陈青源将手抬起,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鬼医的手指搭在了陈青源的手腕上,开始摸脉象。

    十余个呼吸过后,鬼医的眉头微微皱起,心中暗道:“脉象平稳,不似受伤之躯。可是,若非受伤,此人的身体怎会如凡人一般,毫无灵气波动,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检查脉象的时候,鬼医还暗暗打探了一下陈青源的经脉丹田,皆无所获。

    越是正常,越是显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隐瞒着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鬼医收回了手,深深的凝视着陈青源,仿佛要将他从中间剖开,好好的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内心窃喜,看着样子鬼医肯定没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,表面上没有神色波动,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暂时先住在这里,容我慢慢为你治疗。”

    疑难杂症,鬼医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不妥吧!”陈青源心里一沉:“也许这就是我的命数,不能让前辈费神,不如就让我离开吧!”

    你想离开,我偏偏不让。

    鬼医的脾性很古怪,不想与陈青源闲谈,指着竹屋左侧的空房:“你就住在那边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鬼医转头就走了,剩下陈青源一个人尴尬的坐着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啊!

    陈青源本来就没想找到鬼医,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,用不着。可是,他又不能向鬼医透露此事,不然肯定会被鬼医切片研究的,尤其是体内的那根无缺道骨。

    老韩,等我以后找到机会了,定要让你好看!

    兄弟一场,当年我还救过你的命,你居然这般害我。

    陈青源心中气愤,将此次事件的黑锅全部甩到了韩山的身上。

    殊不知,韩山也是一脸懵逼,谁能想到在茫茫人海中随便一找就找到了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将鬼医的情报卖出去,肯定可以赚得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鬼医暂时对陈青源没有恶意,只是想弄清楚陈青源身上的特殊痕迹。

    于是,鬼医将陈青源封锁在了竹屋内,开始用各种手段去打探关于陈青源的所有消息。

    住在竹屋内,陈青源倒是悠闲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都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灵草和宝药,陈青源只能看而不能取,心里痒痒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想要吗?”

    陈青源住在这里已有五日,鬼医终于现身了。

    “想。”陈青源朝着鬼医躬身行礼,毫不掩饰,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倒是诚实。”通过这几日的调查,鬼医对陈青源的很多信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看在晚辈这么诚实的份上,要不赠送晚辈几株灵药?”

    顺着杆子往上爬,陈青源脸皮极厚。

    鬼医给了陈青源一个眼神:“做梦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做梦也想要。”

    药园内的大部分灵药,皆是极品,翻了玄青宗的家底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没料到陈青源会这么接话,鬼医稍微一怔,赶紧转移话题:“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,若是老实,赠你几株灵药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陈青源心里犯愁。

    “百年前你曾去过天渊,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对于禁区,鬼医无比好奇,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很多恐怖的法则,那一次扶流星域的各大圣地派遣了强者入内,大多死在了天渊法则之下,尸骨无存。我侥幸逃过了一劫,修为尽失,沦为凡人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说的话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不知是陈青源装得够好,还是因为有着玉镯的护体,导致鬼医分辨不出这句话是否属实,质疑道:“若你侥幸,为何过了百年才从天渊出来?”

    “天渊内的法则太多了,我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个机关,被封印了百年。”陈青源的眼睛都不眨一下,认真说道:“解开封印,修为也就彻底废了,方知外界已过了上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要是敢欺骗我的话,可得想清楚后果。”

    鬼医故作凶狠的样子,眼神闪烁着血光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陈青源说道。

    “之后你又去了一趟明月城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鬼医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出去散散心。”陈青源回答。

    “明月城距离玄青宗极为遥远,你跑那里去散心,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答案,鬼医抱着怀疑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前辈既然调查了我,那么应该知道前段时间天玉宗和东怡宫决定联姻。曾经我的红颜离我而去,心情低落,一路游玩散心,不知不觉就跑了那么远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从未想过这件事情还能当成是一个借口,说着说着,脸上现出一抹忧愁的神色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鬼医居然觉得十分合理,挑不出半点儿毛病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鬼医沉吟道:“以我的直觉来看,你小子嘴里没有半句真话。”

    即便陈青源说的很合情合理,可也没法让鬼医打心底里相信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说的都是真的,您要相信我啊!”

    陈青源郑重其事,表示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,绝无半分虚假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