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惜雪来了,神色清冷,如同冰山之巅的一株雪莲,让人可望而不可即。

    “迎!”

    天玉宗的数位长老携带着门下的百名弟子出门相迎,天空中飘起了红色的花瓣,最后汇聚到了一起,形成了一条直通天玉宗大门的道路,似是一幅唯美的画卷。

    白惜雪身着红裙,裙尾随着清风舞动,美妙动人。她头戴凤冠,双手贴在了身前,雪白的皮肤如玉石雕刻而成,一举一动,尽显娇媚。

    战车停下,蛟龙低吼,震慑四周的诸多灵兽,低头臣服,不敢冲撞蛟龙之威。

    紧接着,白惜雪走出了花桥宫殿,身后紧跟着一批相貌美丽的女弟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白惜雪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中年女子,身着浅色布衣,打扮简朴,却显得格外的端庄高贵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叫做杜若笙,东怡宫的现任圣主。

    此次两宗联姻,宗主当然不可能缺席。

    “杜宗主,请进!”

    天玉宗的宗主也现身了,其名秦阳,身着锦衣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两宗之主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同一个方向,目光落到了玄青宗的战船之上。他们皆知玄青宗的董问君来了,不过董问君的态度不怎么友善,没必要过去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于是,秦阳和杜若笙等人一同走进了大殿,两宗的长老和弟子的脸上都洋溢着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今日过后,天玉宗和东怡宫便可结成联盟,在这片星域拥有更多的话语权,地位不可撼动。

    战船内,陈青源望着乌泱泱的一片人影,喃喃道:“排场够大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弟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董问君不清楚陈青源执意要来参加两宗的联姻庆典做什么,多半是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干什么,师兄放心吧!”

    陈青源对白惜雪其实没那么深的感情,当年在一起还是因为白惜雪的倒追,死缠烂打。毕竟,那时候的陈青源天赋异禀,不知有多少天之娇女想要与他亲近。

    “无论发生何事,师兄都会护着你的。既然今日师兄来了,那就一定得把你安全的带回家。”

    不管陈青源会做什么事情,董问君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。为此,董问君甚至将护宗道宝悄悄带上了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兄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心头一暖,转身朝着天玉宗的殿门而去。

    董问君乃是渡劫三境的大佬,最迟每隔千年便需要渡一次道劫,一共需要历经九劫,方能踏进大乘之境,逍遥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近些年来,董问君越来越压制不住体内的法则波动了。估计要不了多久,董问君就需要面对下一次的道劫,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“为兄老了,恐怕熬不过这一关。”董问君望着陈青源离去的背影,心中自语:“当年师伯对我有恩,你是师伯唯一的衣钵传承,哪怕拼了这条命,师兄也要护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百年前的天渊异宝之事,进入其中的玄青宗之人全军覆没。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董问君难以接受,心痛欲裂。

    如今陈青源活着回来,董问君不可能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天玉宗的大殿,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各宗的高层可以前往内厅,享受更好的服务。寻常弟子只能坐在前殿,与地位相同的同辈进行交谈。

    “陈青源,他真的敢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陈青源当年与东怡宫的白惜雪有过口头婚约,今日过来是打算砸场子的吗?”

    “天玉宗和东怡宫可不是寻常势力,陈青源要是敢闹事的话,没什么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了从远处走来的陈青源,兴趣浓浓,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各宗代表拿出了礼品,天玉宗的上方虚空一直有霞彩异象显化而出,一片祥瑞之景。

    大长老负责收取礼品,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喜色,对着来宾道谢,且将各方势力赠送的物品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青源与严明海同行,一直走到了大殿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“玄青宗的道友,请进。”

    天玉宗的长老多看了一眼陈青源,礼貌行礼。

    关于陈青源的事情,迎客的长老已经得到了命令,不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这是玄青宗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严明海是玄青宗的代表,将礼盒取出,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一点青光从礼盒内漫出,乃是一颗青色的灵珠,在众多礼品中并不出彩,也不寒酸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迎客长老收下了礼物。

    严明海准备入殿,陈青源这时候叫停了:“严师兄,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严明海顿步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单独准备了一份礼物。”说着,陈青源取出了一颗下品灵石,以此掩人耳目,从乾坤袋内拿出了一柄白伞。

    以灵石催动乾坤袋,便不会暴露自身的修为。

    如果陈青源重塑道根的消息传了出去,必将引起轩然大波。现在陈青源的实力还不高,尽可能的要隐藏下去,连同门师兄都没告知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迎客长老和一众弟子懵了,接着脸上便出现了一抹愠色。

    两宗联姻的大喜日子,陈青源居然送了一把白色的伞,摆明了是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白色之物,一般是用于丧事。细细品味,伞包含了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陈长老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迎客长老脸色阴沉,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礼物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履行与天渊存在的约定,陈青源肯定不会来天玉宗。于他而言,白惜雪既然选择了另外的人,那就不是良配,了断因果即可。

    如果白惜雪真的对陈青源抱有真心,那么此次陈青源归来,肯定会顶住一切压力陪着陈青源。

    事实并非如此,当白惜雪确认陈青源已经成了废人的时候,心中的愧疚如潮水退散,内心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“联姻之日送白伞,这不是砸场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陈青源当年何其风采,如今却要用这种方式来维护那一丝所谓的尊严,真是可怜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有什么大热闹可以看,白让我期待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一直注视着陈青源的各宗弟子纷纷摇头,兴趣乏乏。本来他们还想看着陈青源撒泼的模样,说出一些不堪的言语。

    这把伞的材质很简单,乃是凡俗之物。

    迎客长老本想斥责几句,耳畔突然传来了大长老的命令:“东西收下,莫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命令,迎客长老只好将白伞收起,放到了一旁,脸色难看的对陈青源说道:“陈长老的这份礼物,天玉宗收下了,请进。”

    一把白伞而已,天玉宗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,从而影响了大局。

    只要陈青源不做出过分的时候,天玉宗不会理会。

    完成了这件事情,陈青源与严明海并肩前行,落座于内厅的某个位置。

    内厅摆放着上千张桌椅,金碧辉煌,地面上有一层淡淡的白雾流动着,桌上则摆满了珍果仙酿,香醇的酒味随着清风飘散到了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这也太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严明海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严师兄担忧了。”陈青源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里有气,师兄能够理解。”严明海瞥了一眼东怡宫众人所在的方向,沉声道:“师兄不是怪你,而是让你与师兄商量一下。真要打起来了,总得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天玉宗不至于因为这种事情开战。”陈青源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严明海做事谨慎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明白严明海的担忧,虚心受教。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有请两位新人入场。”

    内厅的高台之上,天玉宗的大长老面对着各方来客,大声说道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