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收账的感觉怎样?爽不爽?”

    陈青源强调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林平言犹豫着。

    “别支支吾吾的,老实说。”陈青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瞒小师叔,感觉有点儿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如实而道:“起初有些不适,觉得过于粗鲁。可是真得到了一条灵脉,却又十分开心,像是白捡回来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白捡的,这是你师叔我百年前做的投资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在外面从不干吃亏的事情,时而高冷如冰石,时而有点儿腹黑,性格怪异,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咱们这真的是收账,不是强抢吗?”

    林平言的心中还是有一丝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抢,你觉得能这么轻松解决问题吗?”陈青源喝了一口茶水:“百叶宗先是对你不敬,又故意隐瞒了商会之事,本就有错。一条中品灵脉作为赔偿,虽然肉痛,但在百叶宗的承受范围,再加上咱们玄青宗的威名,不敢不给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不是不想多要,而是不能。若是狮子大开口,不仅得不到半点儿好处,反倒还会与百叶宗结成死敌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不同,百叶宗虽然对陈青源的行为不满,但明面上还得感谢陈青源没有责怪,与玄青宗得打好关系。

    讨要东西也是一门技术活,要多了得罪人,要少了自己亏,得在心里好好盘算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这非长久之计,还是少干为妙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觉得不能这么欺负人,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玄青宗的人都像你这样,西北风都没得喝。扶流星域的灵矿就那么多,哪有什么公平处理的方式,各凭本事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对林平言的性子实在是无语,如此儒雅善良,怎么能在修行界活下去啊!

    没关系,以后慢慢教导,总会让林平言改变观念的。

    不久后,陈青源又带着林平言收了几笔账。

    幽泉山的某个长老曾借了陈青源上千灵石,过了百年,加上利息得还五千灵石。

    敢不还?

    陈青源直接让林平言过去叫阵,若不肯切磋,那么将此事大肆宣扬,将其名声搞臭。用了各种办法,陈青源拿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份灵石,美滋滋的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十几起,陈青源坐在战车之内,而林平言负责大局。

    经过多次的讨债,林平言莫名产生了一丝怪异的感觉,看着满桌的灵石和宝贝,足以比得上一个三流势力的全部家当了。

    很快就要抵达韵海星域了,林平言不再让战车自行前进,而是站在前方操控着,以免触碰到了星域间的破碎法则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坐稳了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双手结印,横渡两界星海。可怕的界域法则朝着战车盖压而来,有很多次都差点儿攻破了战车的护道结界,皆被林平言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陈青源悠闲的坐在战车内,没有丝毫的不适,思考着后面该如何行事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以后,战车离开了破乱的星域风暴,停在了韵海星域的某个角落位置。
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感受到战车停下了,陈青源转头望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林平言打量着四周,按照得到的信息,寻找着鬼医所在的方向:“鬼医可能位于韵海星域的东边,一个叫做七尘星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碰碰运气吧!”陈青源不想让玄青宗的众人失望,只能走这一趟了。

    等到时机合适,陈青源找个借口让林平言回去,自己便可单独行动了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赶路,路上碰到了一些专门劫路的盗贼,被林平言劝退了,稍微惩戒了一下,没有伤及盗贼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陈青源多次强调让林平言下死手,莫要留情。可是,林平言总觉得生命可贵,给了盗贼们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啊!”陈青源恨铁不成钢,调侃道:“一口一个仁义道德,蛮适合去修佛的。估计佛门的那群和尚都没你这么大度仁慈,你完全可以去当一宗主持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莫要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只是善良,不是愚蠢,听得出这番话是在讽刺自身。

    “你活了这么多年,难道还不清楚一个道理吗?”陈青源教导道:“修行界勾心斗角,经常发生寻仇之事。要么你被欺负到底别还手,一旦还手,那就不应该留情面,必须将敌人置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“平言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难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低头受训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明明林平言的年纪要远大于陈青源,反倒是陈青源来讲出这个道理:“你若仁慈,倒霉的可能是身边人。记住,不要因为一时心软而终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平言谨记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有自己的处事方式,想要彻底改过来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,需要慢慢引导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到地方了再来喊我吧!”

    咱们玄青宗都是一群老狐狸,怎么养出了一只小白兔呢?

    而且,这只小白兔的亲爹还是最狡猾的那只狐狸,真是离谱。

    难道林平言不是大师兄的亲生儿子?

    闲着也是闲着,陈青源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冒出来,陈青源笑了,绝无可能。以林长生的本事,一眼就能看出自身的血脉,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倘若真是血脉问题,那就只能是大嫂了。”

    蓦然间,陈青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自己好像从未见过大师兄林长生的妻子,而且也从未听说过关于大嫂的身份信息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想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闭上了双眼,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十余日以后,战车落到了七尘星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咱们到目的地了。”

    林平言传音到了车舱内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陈青源听到以后,整理了一下着装,慢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巨大的城池,虚空中隐隐闪烁着三个暗金色的大字——普虚城。

    根据玄青宗打探到的消息,鬼医很可能就在普虚城内。传言两年前鬼医出手救过人,线索皆指向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不少势力的强者暗中来到了普虚城,希望可以遇到鬼医,求得一次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两年来没谁发现过鬼医的踪迹。

    鬼医出手,皆看缘分。

    他不注重名利和权势,只论一个缘字。

    缘分到了,乞丐也救,分文不取。若无缘分,顶尖势力的圣主亲临相邀,许下各种承诺,也绝不心动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因为鬼医的这种怪异性格,使其名声大噪,成了一个传说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七尘星,我在这里好像有一位熟人,也许能够帮得到一些忙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眉头微微一挑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熟人?”

    林平言的眉宇间浮现出了一抹疑色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