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各种玄术的探查,陈青源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等多虑了?”

    众人还是很难相信,死了百年的小师弟突然又活了过来,真不是被某位大能夺舍了吗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还有些不确信的样子,陈青源看向了坐在左侧首位的护宗长老董问君,忍不住的说道:“董师兄,我记得一百五十年前,你带着我偷了何师姐精心培育多年的百灵果。”

    闻声,董师兄瞬间脸红,目光躲闪。

    接着,陈青源顺着坐位移动着目光,并且说着:“许师兄,你当初背着嫂子藏着的上万块灵石,现在输光了吗?”

    许师兄眉头一抖,双眼瞪起,神色慌张,生怕被谁听到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王师兄,上次你和我说东怡宫的仙子们甚是美丽,比起嫂子好看无数倍,这事嫂子知道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王师兄的耳朵被坐在一旁的嫂子拧的通红,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西门师兄,你欠了我三千七百块上品灵石,该还了吧!”

    “凌师兄,你放在家里的宝盒打开没,里面有啥好东西?”

    当陈青源还想继续说的时候,师兄们赶紧上前捂住了陈青源的嘴巴,一个劲的使着眼色:“小师弟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确定这就是小师弟,没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师弟无疑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表示,力挺陈青源没被夺舍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咱们不是说好要保守秘密到永远的吗?你这是闹哪样?”

    众师兄偷摸摸的传音给陈青源,吵得陈青源耳朵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信了,这下全都信了,没人质疑。

    硬是要我说出这些秘密,才能证明我是自己人嘛。

    唉!这可怪不得我。

    陈青源表示无奈,为了自证清白,只好牺牲师兄们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继续说啊!怎么不说了?”

    右侧,师姐们脸色阴沉,眼神锋利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,众长老暂时没了对陈青源归来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,我有点儿累了,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咳嗽了几声,一溜烟的跑了。

    随后,大殿内响起了一阵吵闹声,甚是直接动武了。

    没了修为,陈青源让执勤的弟子帮了个忙,将自己送到了空闲百年的洞府。

    陈青源吃了点儿东西,躺在床上思考着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声音传来:“你小子刚回来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真是让人头疼啊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陈青源赶紧起身,看到了已经走到屋内的林长生。

    林长生身穿紫色道袍,双鬓泛白,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大殿内吵得耳朵疼,林长生懒得理会各自的家事,找个理由便离开了,径直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的灵根断了,师兄帮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确认了陈青源没被夺舍,林长生收起了刚才在殿内的严厉神态,一脸忧愁。

    “没事,当个凡人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咧嘴一笑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当年师兄应该强行阻止你的,也就不会酿成这般祸事了,唉!”

    百年前,林长生觉得天渊禁区十分凶险,多次劝诫陈青源不可进入。

    可是,陈青源意志坚定,表明自己必须要去。没办法,林长生只好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林长生也弄不清楚这一点,陈青源为何执意要前往天渊。明明以陈青源的天赋,哪怕没有得到惊天的造化,也可平步青云,甚至问鼎巅峰。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大师兄的错,您就别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给林长生倒了一杯茶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当年陈青源好像被某种力量牵引住了,控制不住地想要进入天渊。对于这种情况,陈青源自身都弄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往后的日子,你打算怎么过?”

    林长生没有闲心思喝茶,脑子里一直都是陈青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安排,大师兄莫要操心”

    对于未来的生活,陈青源早已有了规划。修为被废,灵根断裂,在外人看来是一场灾难,可对陈青源而言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长生知晓陈青源的性格,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:“师兄会想尽办法为你重塑根基的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抿嘴一笑,不作回答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情,不知该怎么开口。”

    此次除了过来看看陈青源,还有就是因为此事。

    “师兄直言便是。”陈青源与林长生坐在院子里面,清风怡人。

    “东怡宫与天玉宗准备联姻。”林长生沉吟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联姻对象是......白惜雪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青源的眼皮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东怡宫的白惜雪,曾与陈青源有过婚约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陈青源,乃是北荒有名的天之骄子,无数女子对其倾心。

    以前在外历练的时候,陈青源与白惜雪相识,互生情愫。因而,双方宗门得知了此事以后,立下了婚约,待到以后寻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便成婚。

    谁知后面发生了天渊禁区之事,世人皆以为陈青源死了,婚约也就无人提起了。

    今朝陈青源归来,事情可就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两方宗门的决定,还是惜雪自己的意愿?”

    陈青源的表情变得凝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据说天玉宗的少宗主赠给了白惜雪一枚灵丹,助其修为突破,已至金丹境。依我之见,白惜雪既然接受了对方的好意,肯定没有拒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长生将自己所知的消息说出。

    修行之道,划分为:后天境、先天境、黄灵境、玄灵境、地灵境、天灵境。

    此为肉身六境,是修道之路的根基。

    再往上,则是金丹境、元婴境、化神境、合体境、渡劫境、大乘境。

    百年前的陈青源,乃是元婴境界的修士,被誉为北荒年轻一辈的翘楚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正式联姻?”

    陈青源眼神复杂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年后。”

    算了算时间,林长生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陈青源轻轻点头,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师弟,既然你还活着,那么你与白惜雪的婚约自然不算了结。也许,东怡宫会派人过来一趟,她也可能会来。”

    林长生担心这一点,害怕陈青源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来了也好,看看她如何选择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没表现出太强烈的情绪波动,始终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恐怕......”林长生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累了,想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打断了林长生的话,揉了揉眉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师兄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长生深深看了一眼陈青源,站起身来,慢慢走到了屋外。

    没过几日,陈青源死而复生的事情便传到了各方,引起了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同时,陈青源已成废体的事情也传了出去,让无数人唏嘘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这则消息,自然也传到了东怡宫高层的耳中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联姻之事不被干扰,东怡宫立刻派人处理。

    数日后,东怡宫的一名德高望重的女性长老来了。

    长老名为姚素素,中年模样,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玄青宗的待客之道,让姚素素挑不出毛病。不过,该说的话还是得说,不能白跑一趟:“宗主,我能否见一见陈青源长老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林长生内心轻叹一声,表面上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派人前去通知陈青源。

    陈青源得知了此事,让传话的弟子驾驭着灵宝,一路带着自己来到了议事殿。

    殿内,雾气袅袅,似身处云层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陈青源的入内,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来。

    姚素素打量着陈青源,暗中探查,心中说道:“果然是废了,可惜了啊!”

    想当年,陈青源名动北荒,何其惊艳。

    此刻,沦为了一个废人,灵根尽断。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对着宗主林长生拱手一拜,转身坐在了一旁的空位上面。

    今日,陈青源穿着一件淡白色的长袍,如墨般的长发用一根木簪紧住。

    “姚长老见我,有何事?”

    陈青源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当着众位道友的面,我就直说了。若有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这个差事为何派了姚素素过来,因为她是白惜雪的师傅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陈青源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,将此事的处理权交给了陈青源。

    不管陈青源变成了什么模样,也依然是众人的小师弟,不能受到他人的羞辱。倘若东怡宫敢对陈青源出言不敬,玄青宗不怕翻脸。

    “当年陈长老与爱徒惜雪有过口头婚约,原本两家联姻,乃天大的喜事。只是,因陈长老百年前进入天渊,魂灯熄灭,世人皆以为陈长老遭遇不幸。为此,惜雪浑噩了数年,慢慢才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姚素素先将责任安在了陈青源的头上,又表示了白惜雪对陈青源的在意,思念成疾。

    紧接着,姚素素继续说道:“我等皆以为陈长老不幸遇难,想必贵宗也是这么认为的吧!因而,当年的口头婚约也就算是断了,没有当面商议。两年前,惜雪与天玉宗的少宗主相识,结了缘分,定了婚期。”

    “从情理而言,我东怡宫并无过错,惜雪也没有故意违背约定。此次前来,想要将此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