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战车停在了百叶宗的疆域。

    “平言,让百叶宗的管事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坐着品茶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虽不知陈青源收的是什么账,但林平言没有多问,闪身而至百叶宗的山口口。

    林平言十分客气的表明身份,且在门口等候着弟子的通报。

    看着林平言这般规矩,陈青源有些无奈,大声喊道:“你是玄青宗的内门长老,哪能在门口候着的道理,百叶宗的守门弟子不懂规矩,直接踹门进去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待在战车内,说的话皆可落到林平言的耳中:“小师叔,这不妥吧!”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踹门,这不符合林平言的为人准则。

    “不妥个屁,百叶宗区区二流宗门,你身为玄青宗的长老,居然不直接将你请进去,那就是不给玄青宗的脸面。这事传出去了,以后我玄青宗的弟子出门在外,肯定会受到欺负,谁都想上来踩两脚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故意将此事的严重性夸大,为的就是要给林平言增加压力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吧!”林平言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战车,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平言,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师叔了?”

    看到林平言还是这么犹豫,陈青源决定用辈分来压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平言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听小师叔的话,一脚把门踹开。”陈青源厉声说道:“今天你不踹这个门,那么我也不去韵海星域了,身体的病不治也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平言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倘若陈青源真不肯治伤,林平言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之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没办法,林平言心一狠,直接一脚踹出。一声巨响,百叶宗的大门被踹开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百叶宗的上空出现了很多道人影,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百叶宗放肆,气氛紧张。

    “林长老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百叶宗的一名内门长老出现了,他得知林平言到来,快步而来,恰好看到了踹门之事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林平言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表面上还得装作一脸淡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正当双方处于僵局的时候,战车内的陈青源发话了。

    陈青源拿出了一个烂大街的物件,传音筒。

    此物可以将声音放大数十倍乃至百倍,对修行者而言没什么大用。

    陈青源站在战车的前头,将传音筒放在了嘴前,朝着百叶宗的方向大声喊道:“平言乃是我玄青宗的内门长老,宗主的亲儿子。他来拜访百叶宗,居然被关在了门外,尔等是不将我玄青宗放在眼里吗?”

    无论对错,先给百叶宗扣上一个大帽子再说。

    “陈青源,是他。”

    百叶宗的很多人一眼认出了陈青源,小声嘀咕,心里琢磨着。

    “百叶宗绝无此意。”某位长老赶紧说道:“按照规矩,守门弟子通报以后,方可让拜访之人入内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的规矩。”陈青源直接骂道:“若是天玉宗那些势力的长老过来了,百叶宗会不让他们进门吗?百叶宗不给玄青宗这个面子,看来是觉得我玄青宗没落了,好欺负了是吧!”

    “陈长老莫要生气,确实是百叶宗失了礼数,怠慢了林长老。”

    百叶宗的大长老出面了,让其他人莫要开口说话,以免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“知错就好。”陈青源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两位长老请进,殿内已摆好了茶水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抱拳示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陈青源拒绝了:“今日来此,是为了算账,不是来喝茶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账?什么账?”

    大长老略感疑惑,这番神情不知是真的,还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问问贵宗的十三长老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左手拿着传音筒,扬声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长老立刻喊来了十三长老,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十三长老将过去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道出。

    百年前,陈青源投资了一笔生意,与百叶宗的十三长老开了一家商会,利润五五分账。

    可是,自陈青源在天渊出事以后,十三长老没有履行承诺将商会的利润分出来。

    陈青源已经调查清楚了,所以才过来收账。

    “近百年来,商会的运转有些不顺利,没赚多少灵石。”

    十三长老低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赚多赚少,赔偿一条中品灵脉,这事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懒得去清算商会的盈利账目,来之前便想好了。

    “一条灵脉,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闻言,十三长老猛然抬头,没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百年来你不将此事告知给两方宗门,摆明了是想独吞商会的利益。可惜你太废物,经营不善,怨不得谁。让你赔偿一条中品灵脉而已,算是便宜你了。要是搁在百年前,老子亲手废了你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即使不如当年,也没失了威严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陈长老,咱们要不坐下来谈谈吧!”

    大长老不想将事情闹得太大,传出去影响宗门颜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谈的,他是你百叶宗的人,百叶宗必须负这个责任。”陈青源没给百叶宗半点儿面子,继续说道:“他若给不出来,那就由百叶宗来还账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陈长老如此不讲道理吗?”

    大长老面色一沉,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讲道理,那就不是过来讨账了,而是让玄青宗的师兄师姐们过来论道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不怕受到威胁,有些宗门就是欺软怕硬,必须得用这种方式来对待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闻言,大长老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,他听说了玄青宗对待陈青源的方式,宠爱到了极点,哪敢放下狠话。

    “平言,我先睡个午觉。半个时辰以后,倘若百叶宗不肯还账,那就与同龄的长老好好切磋一下,莫要留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陈青源回到了战车内,吃着果子喝着茶,不再理会百叶宗的人。

    林平言对着战车的方向行礼一拜:“是。”

    而后,林平言转身面对着百叶宗的众人,毫无怯色。

    无论百叶宗的高层怎么说着好话,林平言只有一句话:“有什么话跟我的小师叔去谈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以后,百叶宗讨论出了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给!

    真不想扔出去一条中品灵脉,可是不能不给啊!

    陈青源的脾性在扶流星域出了名的,为人狠辣,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“拿去,今日过后,这笔账清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黑沉着脸,将灵脉送到了林平言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一整条的中品灵脉,林平言有些恍惚,没想到百叶宗真的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事务繁忙,不留林长老入内喝茶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下了逐客令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了战车内,林平言将装着灵脉的一枚空间戒指放在了桌上,直勾勾的盯着陈青源:“小师叔,灵脉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青源伸了个懒腰,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,毫无喜色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陈青源挑眉而道:“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林平言一愣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