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的陈青源天赋极高,却也只是肉体凡胎。根据古籍记载,金色道骨象征着完美根基,没有瑕疵,对往后的修行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。

    天下五域,北荒占据的疆域极为辽阔,拥有着亿万星辰。

    曾经的陈青源算得上是北荒有名的天骄,见识不浅。即便如此,他也从未听说过谁能修炼出传言中的无缺金骨。

    这根金色道骨的珍贵程度,陈青源心里很清楚,堪称无价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......”陈青源没有一直沉浸在喜悦的状态中,表情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这未免太珍贵了,晚辈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“奉禁区尊者之令,将道骨赠予公子。”

    老头摇头表示并不是自己的功劳,说明了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禁区。”蓦然间,陈青源想到了那个红衣姑娘,心有余悸,莫名还有一种思念。

    “公子好好休息,老朽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老头便离开了这处密室。

    寂静的密室内,陈青源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陈青源整理好了思绪,也清楚了自身的状况,不再去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道骨无缺,根基完美。未来陈青源只要道心坚固,那么成就绝对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陈青源换上了一件干净整洁的衣服,走到了院子内。

    院内的角落位置,老头坐在木椅上面,拐杖放在身侧,手里拿着断剑劈柴。

    看着老头劈柴的动作,陈青源犹豫了几下,还是走了过去:“前辈,如此好的宝剑为何要糟蹋了?”

    “剑已断,再好又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老头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根基断了,前辈能以大神通修复。宝剑断裂,莫非就没有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陈青源真不想看到这么好的宝剑用来劈柴,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试过很多次,都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劈柴的动作稍微一顿,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青源不知该如何接话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陈青源问道。

    “归阳。”老头沉吟了许久,道出了此剑之名。

    “归阳......好像在哪里听过。”陈青源低声念叨了几遍,总觉得有所耳闻,低眉思考。片刻后,陈青源蓦然抬头,眼中掠过一抹惊色,接着变成了敬畏,惊呼道:“您是长庚剑仙!”

    听闻这个称呼,老头的身体轻微一颤,神色复杂,声音嘶哑:“很多年没有听到有人这么称呼老朽了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老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最初见面,老头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。不过,刚才看到陈青源与神秘道骨融合以后,老头改变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您,难以置信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目瞪口呆,情绪波动较大,久久难以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长庚剑仙,本名李慕阳。曾经名动天下的绝世强者,出自北荒的顶尖剑客。

    据记载,长庚剑仙最后一次露面是在万年以前。相传他前往了中州,一剑劈了象征着天地意志的紫云山,只为追求剑道巅峰。

    剑斩紫云山,触怒天道,降下神罚。

    那一战,长庚剑仙败了,世人皆以为他身死道消,被天道法则埋葬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长庚剑仙的人生经历了一个传说故事,也被无数剑道修士视为一座难以超越的丰碑。

    “都是虚名罢了,早已随云烟而消散。”

    李慕阳看淡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剑仙前辈乃是绝顶人物,怎会待在这里?”

    陈青源从小便听说过长庚剑仙的故事,很是尊敬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只要李慕阳愿意,轻而易举便可建立起一个顶尖势力。

    “磨剑。”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李慕阳再怎么落魄也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比较的。

    虽然失败了无数次,但李慕阳从未放弃过。

    “用这种方式磨剑?”陈青源看着满地的柴火,暂时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认为剑修者什么最重要?”

    李慕阳放下了手里的断剑,与陈青源对视而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常理而言,身为剑修,有一柄契合自身的宝剑很是重要,以及上乘的剑道功法。”陈青源继续说道:“不过,我认为不管是走哪一条道路,最重要的还是道心。修道,先修心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回答,李慕阳的眼里荡漾起了涟漪,一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许久,李慕阳长叹一声:“当年老朽若有公子这般聪慧,断然不会落得这般结局。修道先修心的这个道理,老朽到了晚年之际才真正明悟啊!”

    李慕阳磨的不是剑,而是他那一颗道心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,李慕阳自认为天赋异禀,一路顺风顺水,压得天下同辈不敢抬头。后来,李慕阳鼎盛时期更是自称天下第三,让无数剑道强者仰望而不及。

    为何是天下第三呢?

    天地为一二。

    他自称天下第三,世上无人敢称第一第二,唯恐触怒天地之道。

    再后来,李慕阳难以寻觅到一个合适的剑修对手,认为自身实力到了极高的地步,朝着世人敬畏的紫云山而去,拔剑一斩,欲与天地争锋。

    可惜,李慕阳败了,从此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,宝剑的另外一截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陈青源一直看着这把生了锈的断剑。

    宝剑为何生锈,是因为灵智沉睡,化为凡兵。有朝一日李慕阳重整剑心,便能让宝剑复苏,展现出昔日的锋芒。

    “留在了紫云山。”

    李慕阳眺望着远方,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中州的紫云山,那可是禁忌之地。

    陈青源顺着李慕阳所望的方向而注视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往后的日子,陈青源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第一天重修,陈青源就踏进了后天境。

    后天境和先天境乃是修行的根基,皆有九重。

    短短一月,凭借着无缺道骨的天赋和自身的悟性,陈青源破开了后天境第九重天,登临先天境。

    稳固了根基数日,陈青源继续努力增进修为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,陈青源修炼到了黄灵境初期。

    “半年就奠定了根基,修至黄灵境,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李慕阳若非亲眼所见,很难相信。在他的记忆之中,不依靠灵丹和强者灌输,仅凭汲取天地间的灵气,真没人能和陈青源比较。

    而且,陈青源的根基十分稳固,寻不到瑕疵。

    “终于有了黄灵境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达成了第一个目标,稍微能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随即,陈青源待在屋内,从随身携带的物品中取出了一个深色手镯。

    当初陈青源可以活着从天渊禁区走出来,便是与红衣姑娘达成了一个约定。帮助红衣姑娘完成九件事情,那么他们之间的因果便算了结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要求,陈青源没有资格拒绝。

    唯有重修到了黄灵境的修为,才能使出红衣姑娘传授的特殊秘法,将手镯的禁制解开。

    “她让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陈青源解除了禁制,一缕意识进入到了手镯之内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