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刻后,玉台的上空仅有陈青源独坐。www.mishiwx.com

    闭目养神,回顾与六指神王的切磋过程,记住推演出来的未来之道。

    表面上的实力没有变化,实则对于两仪上玄经的感悟,上升了一个台阶。往后沿着这个方向前行,能够避免走上错路,节省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万古罕见的天资。”

    叶流君抬头看着陈青源的身影,眸光闪烁,心中自语,惊意浓浓。

    “如果青源可以成长起来,未来的成就定会远超前世。”

    客席之上,恩师余尘然因为是初入神桥的修为,没能看到具体的论道过程,但结局明显,震惊难掩,万分期待,又无比感叹。

    “今朝有幸见证,无上光荣。”

    天雍王喃喃自语,崇敬之意写满了整个面庞。

    “不足之处,请不出更多的岁月古帝,终是能力有限。”

    别人在惊叹陈青源表现出来的妖孽风采,南宫歌则是自我责怪,认为自身实力太低,没法让这场宴会变得更为热闹。

    算是白发女,一共也就九位古之存在。

    史书记载,太微大帝逆流岁月长河,不仅与数十位帝君论道,而且还和各个领域有着重大成就的绝代人杰品茶弈棋,真正做到了横推五百万年而未尝一败。

    借助着太微的残力,南宫歌搞出了一个阉割版的岁月宴会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也足以震慑苍生,惊艳当世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半炷香以后,佛音袅袅,响彻九霄。

    迦叶佛祖的岁月身影,走至陈青源的面前,双手合十,庄重严肃,背后的佛光十分耀眼与纯净,不容亵渎。

    陈青源与迦叶佛祖的羁绊很深,明明两人从未真正意义上的见过,却像是认识了很多年,亦师亦友。

    “请佛祖赐教。”

    神桥之战,佛祖之身阻拦,首次相见,大战激烈。

    天渊禁区,取得帝兵佛手,踏进魔族腹地,驱散妖邪。

    后又获得了佛祖的传承,从中获利,使得轮回战体有所精进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陈青源欠了迦叶佛祖很多的人情,可惜没法给予回报,甚至请其饮一杯茶水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份遗憾,注定不可抹去,永远刻留于内心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唯一能够做的,便是与佛门交好。

    “卍”

    佛祖的背后,一个巨大的金色符文逆时针转动,身下冒出了一朵充满了佛韵宝意的金莲,圣洁无瑕,超脱世俗。

    两人论道的纽带,不是棋盘,也不是阴阳道图,乃是一个古刹。

    青山古刹,背景荒凉。

    双方像是坐在一个荒废的寺庙之内,窗户破烂,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地板不平,坑坑洼洼。

    尽头放着一个泥塑的佛像,并且佛像的表面全是裂纹,应该历经了一段悠久的岁月,甚为沧桑。

    “咚、咚、咚......”

    画面中,迦叶佛祖席地而坐,一手竖在面前,低眉诵经。一手拿着小木锤,敲打着颜色暗沉的木鱼。

    低吟的诵经之声,在庙中回荡。

    陈青源像是一个拜佛的信徒,同样坐在泥地之上,面朝着佛祖,脸上写着一丝迷茫,不知身处何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佛祖的悟道之地吗?”

    史书记载,迦叶佛祖曾在一个破庙之中诵经数百年,一朝顿悟,明确人生的方向,随后入世,一步步走到了大世的顶点。

    根据识海中的一些古籍内容,陈青源有此猜测。

    可能这里正是迦叶佛祖的悟道地,被岁月法则复刻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青源与佛祖的论道,不是打上一架,而是用心去参悟佛祖诵读出来的经文。

    “大般涅盘经者,盖是法身之玄堂......”

    佛言如鬼魅之音,朝着陈青源的耳中钻进,丝丝缕缕,像是很多只蚊子围绕着脑袋飞转。

    起初,有一些头疼,不太舒适。

    慢慢的,陈青源大概能听懂迦叶佛祖的诵经之语,可以在识海中翻找到诵读的原文经书。

    “聆听佛言,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缓缓合眼,努力去跟上佛祖的节奏,明白这篇佛经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与佛有缘,并非玩笑之语。

    短短数个时辰,陈青源便进入了状态,跟着佛祖敲打木鱼的频率,低语念出了经文句子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一圈圈金光法韵,以陈青源为核心,朝着周围扩散,祥瑞温和,好似超脱,不在五行之中,不被天地束缚。

    这种特殊的感觉,陈青源很难用言语去形容。

    身处云雾,于云海之中翻腾,肉身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又似在海面上行走,明明不动用任何手段,也不会下沉。步步落下,点出一层层涟漪,泛起水花。

    “菩提自性,本来清净......”

    陈青源低声念着,神魂游离于天外,肉身被一层层金光包裹。如果头发剃光,外人眼中必是一尊得道高僧,值得敬重和信赖。

    忘记了时间的流逝,沉浸于这片由佛法勾勒出来的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“尊者不会被佛法戴上了枷锁,一念遁入空门吧!”

    众人可以看到玉台高处的虚幻之景,大为惊讶,有此设想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深知陈青源的脾性,就算将佛门至高之道全部掌握,也不可能削发为僧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大部分人修士看不懂青山古刹的论道场景,没有斗争,没有博弈,仅是在诵经而已,枯燥的躯壳下藏着奥妙无穷的佛韵。

    眨眼间,过了十日。

    陈青源身上的佛光愈发强盛,每一根头发像是得到了佛力的加持,变得格外柔顺和耀眼,化为了驱魔之物。

    一缕发丝,即可镇压妖邪魔物,荡灭一切虚妄。

    “呜”

    第十四日,陈青源停下了诵经。

    蓦然睁眼,金光从眸中迸射而出,无边佛韵荡漾而起。

    “多谢佛祖赐法指道。”

    陈青源站了起来,朝着依旧在低眉念经的迦叶佛祖,躬身一拜,眼里全是敬意。

    言罢,一步踏出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论道之景的画面破碎,回归现实。

    陈青源的气息忽然大涨,灵气隐隐躁动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突破瓶颈,修为上涨。

    大乘巅峰!

    以佛法为引,冲破了禁锢。

    正常苦修,若无别的机缘,少说也得数百年的时间才可走到这一步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