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刀横空。

    如流星璀璨,绽放出耀眼光芒。

    【刀道宗师】第二刀,其威力已经是基础威力二倍。

    《武经锻骨篇》已经臻至圆满,距离第八品练气境只有一步之遥,窦长生第一刀挥出,翻一倍的威力,已经足以媲美八品练气境。

    这第二刀威力,在八品练气境中也是不弱。

    万三突然遭遇窦长生爆发,正面硬碰中,玄铁重剑歪斜后,粗壮的臂膀抖动间,背部像是气囊一样鼓起,玄铁重剑中途向上升起。

    万三浮现出吃力的神色,几百斤的玄铁重剑挥舞起来,这是一个不小的负担。

    嘴巴微微张开,和鼻孔配合起来,深深的吸取了一口气,然后重重的吐出,一道白气如气芒吐出。

    玄铁重剑上面浮现出丝丝缕缕的气,气犹如流水,不断的流转,最后如刺猬般炸起,构成了一根根挺立的气芒。

    爆气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气,不断被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像是存水的堤坝,突然间出现豁口,水流顺着豁口冲涌而出。

    玄铁重剑淡黑色的剑体,已经化为了黑青之色。

    本来略感沉重的玄铁重剑,此时在万三手中轻如鸿毛,覆盖了一层气芒后,玄铁重剑快如闪电,撕裂空气,产生的声音如轰鸣的雷霆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两柄快剑再一次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覆盖玄铁重剑之上的气芒,开始寸寸泯灭,骤然间气芒已经泯灭大半,露出了玄铁重剑的淡黑色剑体。

    玄铁重剑不断颤动,刺啦一声传出,万三手腕卷起的衣袖,已经完全被冲撞余波撕扯粉碎。

    粗壮的手臂上面,生出了一道道口子,像是被利刃切割了一样。

    蹬蹬蹬!!!!!

    万三连续退后了五步,脸色已经蜡白一片,口腔中传出一股腥味,一口鲜血本能的要吐出,但万三最后遏制住了,嘴巴紧紧闭合,不想露出丑态,想要把这一口鲜血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可最后失败了,鲜血还是顺着嘴角不断溢出。

    万三不好受,窦长生这里也不好。

    腰刀长三尺,刀身狭窄,尾柄短。

    此时锋利的刀刃,已经出现了豁口,是和玄铁重剑碰撞的部位,硬生生的蹦碎了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陷入麻木,【刀道宗师】主动开启挥舞两刀,每一刀都消耗大量体力,呼吸节奏已经凌乱,嘴巴已经微张,光依靠鼻子呼吸摄入氧气不足。

    咳咳咳!!!!!

    连续咳嗽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万三嘴角血液和唾液混合在一起,伴随着嘴巴张开流淌出。

    窦长生深吸一口气,向前踏出一步,手中腰刀再一次落下,刀刃浮现缺口的腰刀,迅猛的落下。

    【刀道宗师】第三刀。

    趁他病,要他命。

    窦长生乘势追击,这已经是三倍的威力。

    一刀挥舞出,掀起了气浪,滚滚而动的气浪,犹如一道飙风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如刀子的气浪,开始席卷万三,万三又吐出了一口鲜血,此时已经没精力去兼顾是否露出丑态。

    一只宽大粗糙的手掌,连续在胸膛三个部位敲击,蜡白的脸色浮现出潮红之色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垮掉的精气神,如同喷发的火山,骤然间已经爆发。

    丹田中干枯的气,再一次源源不断的涌现出,露出的肌肤鼓起,仿佛浮现出淡淡的光泽,犹如一尊钢铁铸造的铁人。

    飙风硬生生已经被隔绝,玄铁重剑气芒延伸,转眼间再一次把玄铁重剑覆盖,其剑尖上面气芒吞吐,玄铁重剑已经看不到,此时出现的犹如一柄气芒构成的气剑。

    气芒离体,这是八品练气境大成标志。

    七品凝罡境,最为显著的就是罡气离体,十米之外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气芒离体,代表着将要化为罡气。

    动用某种异术,强自压下伤势,已经恢复了巅峰时期七八成实力。

    这一刀,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腰刀直接斩开气芒,震开玄铁重剑,玄铁重剑自万三手中脱出,几百斤的玄铁重剑落地,砸出了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腰刀一寸寸前进,气芒一寸寸泯灭。

    直至到最后,腰刀来到了万三前方,来势汹汹的一刀,要斩中万三脖颈,一刀枭首。

    已经油尽灯枯的万三,微微的错开了身子,腰刀斩中万三肩膀。

    肩膀较为坚硬,如同砍中钢铁,这是气的防御。

    窦长生呼吸急促,气喘如牛,【刀道宗师】已经关闭,无法撑起下一刀了,此时看着呼吸微弱,但依然存活的万三。

    这生命力极为顽强,此时如同血人,可还是没有死。

    伸手要拔出腰刀,彻底的杀了万三。

    但刚刚拔出腰刀,腰刀举起一半,手腕就已经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窦长生一惊,本能的用力挣脱,但抓住自己手腕的像是铁钳一样,不论窦长生怎么挣扎,都是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心惊的看向来者,这是一位国字脸,嘴唇上面有着浓郁胡须的中年男子,身披麒麟服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窦长生惊惧之色舒缓,来者是朱雀坊总捕头。

    总捕头伸手松开窦长生,淡然讲道:“安心,死了这么多兄弟,岂能让他这样幸福的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天狱中,就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办的不错,生擒万三,我自不会吝啬赏赐,会为你请功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休息,明日见我。”

    总捕头说完后,就开始伸手指挥着到来的捕快,开始处理这厮杀的现场。

    窦长生伸手握着豁口的腰刀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窦长生总感觉这位总捕头,有一些怕自己,不想和自己多接触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这是错觉,人家是神都三十六总捕之一,那可是中三品实力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怎么会怕自己这个小小的九品。

    看着总捕头的背影,窦长生又摇摇头,都说朱雀坊总捕头待人亲和,较为健谈,喜欢和下属沟通,是一个好领导,如今看来是被美化了,明明不怎么乐意和下属沟通。

    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

    窦长生心中诽谤了一句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后,窦长生本来散漫的神色,一下子肃穆下来。

    迅速关闭好房门,然后恭恭敬敬一拜后讲道:“弟子恭迎师尊法架降临。”